文章详情

点击量:20664
2019-09-07
购够网
www.gougoujp.com

日本海淘:立志把银座品牌做成世界品牌的中国人

 立志把银座品牌做成世界品牌的中国人

那一天,位于东京一等繁华地——银座的株式会社花印妆业研究所,接到了一通来自长野县的长途电话。电话的另一端是一位80多岁的老妇人。

“上次用的好好的产品,怎么买不到啦?我没办法了,只能给你们打电话啊。”

这位老妇人常年务农,平日里难免风吹日晒,此前偶然买了一款花印的保湿护肤产品,觉得比以往用过的都容易吸收,在农田里忙活一整天,回到家皮肤依然湿润。老妇人认定了花印产品简单有效,想要再买,却找不到了。

花印的社长王奥廷在了解情况后,立即按照老妇人所提供的地址,把公司生产的这款保湿护肤品以免费赠送的形式邮寄到她手中。之所以这样做,一是考虑到老妇人可能不懂电子汇款,不想让顾客为难;一是自己也实在高兴,看来花印妆业研究所的产品已经凭借硬实力深入人心,真正地走进了日本人的“寻常百户家”。

 

- 中国人出手不平凡 -

统计数据表明,一些当代人对护肤品的依赖,已经达到了相当可观的地步,很多人甚至会拿出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用以购买护肤品。以往,人们常常认为化妆品、护肤品是女性专属,而如今,无论男女,几乎都在以神农尝百草的热情来解决颜值问题。日本的@cosme网站,是目前最大最权威的分享真实用户口碑的护肤品化妆品点评网站,可信度极高,影响力极大。该网站每年依据平台积累的数据,评选出各个部门的用户评语大奖奖项。由于每一款获奖产品都是消费者根据使用后的真实感受评选出的良心好物,因此,获奖与否以及排名先后,对于品牌的市场走向有至关重要的影响,所以每年排行榜的公布都可谓是万众瞩目,说@cosme评奖是日本护肤化妆界的“诺贝尔”也毫不夸张。

花印妆业研究所的四款产品(花印卸妆水,花印爆水面膜,花印保湿氨基酸洗面奶,花印男士四合一啫喱),于2016年到2018年间分别在各部门获得了@cosme的用户评语第一位等。能够荣膺护肤化妆界的“诺贝尔”,说明花印不仅走进了日本人的生活,还实实在在地走进了日本人的心里。

只是很多日本人还不知道,将花印打造成日本人最喜爱的护肤品的人,其实是一位在日华人。因此,请允许记者怀着骄傲地心情再次告诉读者,他的名字叫王奥廷。

立志把银座品牌做成世界品牌的中国人

 

- 十年磨一剑不断跨界 -

人的一辈子,究竟能活出几种人生?王奥廷的生命航线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参考。

在中国,他曾经是一名工作出色的狱警,无论上下都十分诚服。有逃犯郑重地对他说:“在你值班那天,我是肯定不会越狱的”。

2003年10月30日,为了开拓新的人生,脚步从未停歇的王奥廷空降日本冈山县,就读于当地的语言学校。草根出身的他,支付学费和生活费的压力极大。打的第一份工,是在汽车零部件工厂做流水线工人。从放学到开工,中间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而从语言学校骑自行车到工厂,就要用去45分钟。紧张而忙碌的通勤路,洒下王奥廷无数的汗水,那条一到春天就开满了樱花的通勤路,至今依然延绵在王奥廷的心间。

“我现在都记得那个时候的心情,每当骑自行车经过,看到樱花树下人们三五成群地喝酒唱歌,而自己甚至不敢减速,就感觉不曾拥有春天。”

作为一名流水线工人,上工后精神始终处在紧张状态,手头稍微慢一点,就会影响流程和速度。王奥廷当时的工作是负责为零部件的四个角上螺丝,要上螺丝的地方有标记,照着标记把螺丝钻进去就可以。

这看起来机械而简单的工序,王奥廷很快就操作熟练。可是有一天,他正在有条不紊地上螺丝,突然被人从屁股后面狠踢了一脚。“你没看见刚才那个螺丝偏差了2毫米吗?这做出来的就是缺陷品!”

被踢了一脚的王奥廷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脸上滚烫,但心里是服气的。“因为区区2毫米而挨得那一脚,让我开始有意识地学习日本的品质管理。”

语言学校放假时,同学们或许可以休整一下,王奥廷却要加足马力、全负荷开工,一天要做足三份工。烤肉店、便利店以及冈山特有的工种——到果园摘桃子。提到摘桃子,王奥廷脸上顿时泛起了自豪的神采。“对于桃子的分类,我比那些天天接触桃子的阿伯阿婆们还在行。现在也都跟果园保持着联系。阿伯阿婆们问我在东京混得怎么样,我说还成,就是做做护肤品什么的。”说起桃农生活,做一事成一事的王奥廷言语中满是得意,可说起自己的成就,他就谦虚厚道地笑了。或许,正是这种永远不会在成绩单上停留的精神,推动着王奥廷开启了一段又一段生命新篇章。

语言学校毕业后,王奥廷打算就读冈山大学院的系统制御专业。有留学生前辈告诉他,“你得先找一名导师才可以报考”。

这个导师怎么找?王奥廷想出了一个最笨却也最直接的方法——挨个去敲研究室的门,拜托教授们拿出2分钟的时候,听听他的自我介绍。

他从5楼一直敲到了2楼,在看过好多张冷脸、好多个莫名其妙的表情后,终于遇到一个对他略感兴趣的教授。但教授也有要求,“首先,你的面试和笔试成绩必须出色。”

王奥廷没有令教授失望,不仅顺利的通过了面试和笔试,在校攻读期间,也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他的毕业研究课题,是机器手臂。直到课题发表的前一天深夜三点,还在一名副教授的协助下进行组装测试,最后达到了最完美的效果。

2007年硕士毕业后,王奥廷只身来到大阪和东京找工作,曾经一天面试过3家公司,最终进入了一家IT上市公司,负责软件设计工作。王奥廷告诉记者,其实在这家公司供职期间,他一直都在偷师日本企业的管理意识。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人,王奥廷在聚焦专业的同时,也敢于去发现全新的自己,从而完成一次又一次跨界,一次次将生命的可能性放大。从狱警到留日学生再到IT精英。

2015年,王奥廷又完成了一次跨界,受邀就任株式会社花印妆业研究所的社长。花印的大市场在中国,生产线和研究所都在日本,产品纯日本研发日本制作,原装出口到中国。在日本国内则包括松本清、唐吉可德等1000多家多家大型连锁药妆店有售,市场占有额还在不断地扩大。

花印产品从诞生之初就拥有“高贵血统”,是由日本最资深、影响力最大的工厂的生产线(工厂也为资生堂等日本知名品牌生产产品)负责生产的。创业难,守业更难。大家知道,日本的许多老牌公司的经营之道往往是谨慎,甚至是保守的。记者比较关心的,是花印是如何说服为资生堂等日本知名品牌生产产品的工厂同意为花印开辟生产线的。他略有所思,告诉了记者一段往事。

在企业成立伊始,花印曾经让该工厂生产过一批总量为10万瓶的护肤品。但因为出口渠道没有打通畅,这批产品最后不得不尽数销毁。尽管如此,他们也不曾拖欠或折扣生产线一分钱。赔本赚吆喝,诚信促事业。“花印加入了日本化妆品工业协会、东京商工所等,运营模式和日本企业完全一致,而且是完全公开的。我是一个守信用,有契约精神的人。我认为,就是这种态度和精神,让工厂愿意为我们开辟一条条生产线。”

2015年,花印在中国达到了10多个亿人民币的销售额,在中国目前最大的保健及美容产品零售连锁店屈臣氏下属的3500家门店里,花印的销量位居来自全球护肤品牌的榜首。

2018年的世博会上,花印和日本的老牌洗化产品公司资生堂、花王、高丝等比肩而立,拥有自己的独立展位,并且作为日本化妆品牌赢得了亚洲各国的关注。如今产品销至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韩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

立志把银座品牌做成世界品牌的中国人

 

- 不走流量走人心 -

尽管花印花开遍地,但王奥廷始终坚持一个原则,就是不赚快钱赚口碑不走流量走人心。很多面向中国游客的免税店想乘“爆买”的东风,邀请花印的柜台入驻,都遭到了他的拒绝。这个有钱不赚的傻子,其实有着更长远的打算。因为两毫米误差而挨的那一脚,在王奥廷心里留下了一个关于产品质量的永恒印记,要让花印追赶、甚至超越日本。“对于消费者来说,产品一是功能上要实际解决皮肤困扰,二是效果上要保证长久稳定。只有不追求眼前利益,才能沉下心来做产品。日本的老牌护肤品们在这一点上做得非常好,是花印的学习榜样,也是发展方向。”

目前,包括获得日本专利的产品在内,花印在中国有200多种,在日本有50多种产品上市。王奥廷心中锁定的目标,是继续用科技带动产品,专注于产品细分,将花印这个诞生于日本银座的护肤品牌做成一等一的世界知名品牌。

在采访接近尾声时,王奥廷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说:“中国的护肤品生产线在品质意识上还有待提高,像资生堂、高丝等品牌,已经把绝大多数产品的生产线从中国大陆转移回日本国内。我最终要做的,是将花印的产品带到中国生产,让‘中国制造’在世界上也能赢得和‘日本制造’相等的地位,我相信,有一天中国的护肤品品质也能与日本比肩起飞。这是我们要用一代人去完成的事情啊!”

这是王奥廷这样一位拥有家国情怀的华人实干家的“自负”,自发地开发护肤品的名牌,自发地提高品牌塑造能力,自发地肩负起让中国成为“制造强国”的战略使命。

记者这篇报道结稿之际,恰遇“夏至”这一天。“天地始交,万物并秀”。然而在东瀛每一个春末夏至樱花盛放的季节,王奥廷依旧步履不停,无暇驻足细细地欣赏樱花。因为他深深地知道,自己任重而道远。

立志把银座品牌做成世界品牌的中国人

购够网.日本海淘.日本代拍.日本代购.日本雅虎.日本mercari.日本乐天.日本亚马逊.日本骏河屋

更多日本海淘资讯,来购够网(http://www.gougoujp.com/)!买买买!要代购,找购够!

 购够网

长按--识别二维码微信关注【购够网gougoujp】了解更多会员福利!

好东西就是要分享!
购够网.com 新人注册壕礼送不停哦~

更多文章更多

热拍商品人气推荐

努力加载中...

X